回想起上個禮拜的今天的這個時刻,
我正躺在開刀房的恢復室當中,
慢慢的一點一滴從全身麻醉中醒來...


迷迷懞懞中我聽到有人叫我的名字,
雙腳屈著,感覺到腹部疼痛的傷口,
似乎痛到兩腿都在發抖,我按了術後止痛機,
希望能減輕痛覺。
怎麼回到病房的床上,我沒有記憶了。

11/17(一)下午2點,進了診間,
聽取醫生對於斷層掃瞄後做的解說,
對於病因的不確定性,所以需要採取剖腹的方式開刀,
立即做冷凍切片報告,才能知道是好是壞...
聽完醫師解說離開診間後,我和媽媽在X光室的更衣間相擁哭泣...

11/18(二)下午4點,辦理了住院的手術,
做完一連串術前的檢查,抽血、照X光、照心電圖...
一切都很突然,一路上也沒有哭,
可能一切來的很突然,來不及害怕,
也只能面對接受,我騎車到老媽打工的銀行接她,
回家整理住院的行李,晚上8點正式住進醫院...

11/19(三)早上11點,護士來病房說要打點滴嘍~
不斷給我心理建設說,針比較粗會有點痛喔~
護士很有耐心的不斷找尋血管,
打上點滴後,就開始漫長緊張的等待的開刀的時間,
手心不斷冒汗,窩在被裏是熱呼呼的手汗,
一離開棉被就是冷冰冰的雙手。
大約中午12點多,阿喵和阿儒就來醫院探視,
不過還好他們跟我聊天哈啦,雖然嘴裏說他們來我更緊張,
心裏其實很謝謝他們的陪伴,陪我渡過開刀前漫長的等待...


下午1點鐘,護士通知1點15分準備要出發嘍~
手心裏的汗從沒停過...媽媽去推了張輪椅,
護士又前來說,上一刀的時間延誤了,
又增加了等待的時間,等待的過程中,望著電視播的節目,
忍不住問了一下,現在幾點了?  下午2點半
整整多等了一小時,於是從病房坐上輪椅出發到開刀房,
路上一切都很糢糊,才覺得,近視原來也不錯,
有些時候看不大清楚,似乎就不那麼可怕了XD

坐在開刀房前,足足又等了約莫10幾分鐘,
感覺得出周圍擔心的氣氛,看著開刀房裏的醫護人員忙碌地衝進衝出,
叫了我的名字,於是我被推了進去,
應該是很冷的開刀房,大概是傻掉感覺不出溫度了,
從跨下輪椅躺上開刀床後,醫護人員在我身上貼了好幾片東西,
只感覺左手臂的點滴輸入了大量很涼很涼的液體,
醫護人員要我深呼吸,一個厚厚類似像氧氣罩的東西,
罩在我的鼻子上,大概吸了三、四口,就已經空白了。
那個瞬間,只有空白,毫無知覺的空白。

從毫無知覺的空白到疼痛醒來,
我聽見老媽在我旁邊說,我們要回病房嘍~
我還依稀記得和老媽點點頭,希望她不要擔心~

一開始老媽獨自一人在開刀房外等待,
後來老哥趕來陪伴...
這中間的過程,都是後來老媽描述給我聽的,
還好開刀後一切沒事~

謝謝身旁所有朋友、家人、同事的祝福及探視,
謝謝所有關懷的力量~


 

吳小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函媽兒
  • 不經一事不長一智
    往後要更加照顧自己身體喔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