認識五年,在一起四年,四年真的是所謂的瓶頸嗎?最近,真的低潮了很久耶...翻開以前手寫的日記...想想,好像不該再這樣低潮下去了,必竟,這不是我想要的關係吧。說要完全不理又很累,說要一直很在乎下去又覺得對方很沒回應,處在中間是有點難為,但終究是要想清楚調整彼此間的腳步吧~,也許就像徐曉晰說的:「遠距離的變愛不是不能談,但要設定期限,不能一直遙遙相望,要分享、要變成在同一個城市生活,不然就會像是遠方的筆友。」但我準備好跟他生活在同一個城市了嗎...他才剛出社會,還有很多工作上的事要去解決,要去摸所他自己未來的方向,我們又有什麼本錢可以生活在同一個城市呢!即使生活在同一座城市,這種我一頭熱,他沒回應覺得沒什麼的不平衡的狀態,是不是會更變本加厲。或許我不能單方面怪他沒回應,也許這就是他表達的方式;我早該適應,我早該習慣才對。那麼多年了,也捨不得放,想想自己好像也不應該就為了最近一次的爽約而變的冷淡,想懲罰他不也在懲罰自己嗎,也許就在這樣反反覆覆之間,終有一天會彈性疲乏的吧...

吳小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